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武侠修真 -> 神灵狩猎计划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邓弗里犹豫一会儿:“老师,我想……再看一看。顶 点 小 说 X 23 U S.C OM”

    老人便笑了笑:“想看一看给予你耻辱的人是如何因别人而感受到耻辱的?丹佛,你不该有这种想法。杀死他的将会是那个二级的修士,而不是你。你由此体验到的欣慰感,是虚假的。”

    邓弗里只能低叹口气:“老师你说得对。”

    然后他站起身,准备绕过满桌的碗碟去搀扶老人。

    但在这时店门被推开了,两个人伴着风雪走进来。

    一男一女。邓弗里在看到那个男人的时候愣了愣,意识到这张面孔很熟悉。再略一想,记起他的名字了郁培炎。

    这位亚细亚国防部的第一人穿着黑色呢大衣,边微笑着向他们走来边摘下自己的皮手套,说:“艾伯特先生远道而来,这样走了就是我没有尽到地主之谊了。在亚细亚本土,这是很失礼的事。”

    他走到桌边向老人点点头,伸出手:“我是郁培炎。”

    老人看了他一秒钟,才握手:“我没想到郁先生会到这种地方来。”

    郁培炎笑笑,拉开椅子落座:“这一家算是个百年老店了,在北山市也很有名气。这条街叫泰清路,对面的住宅区叫泰清园都是因为这家店来的。早年我主政北山的时候也喜欢来这儿,两位很有眼光。”

    老人只微微笑了笑。但似乎没有离开的意思了。

    他们两人说话,邓弗里插不了嘴。于是站起身走到老人身边侍立,将目光投向郁培炎身旁的那个女人。

    在他站起身的时候,这女人倒也在郁培炎身边坐下了。

    这么两个人走进来,店中的大堂经理、服务生都仿佛看不到、听不到,无动于衷。

    邓弗里猜测这是一种高明的禁制。

    但他有些猜不透这个女人的身份。

    因为她看起来约是二十一二岁的年纪,漂亮得不像话。但气质沉静,脸上也没有讨好奉迎的意味。坐在郁培炎的身边一言不发,只将目光怔怔投向窗外好像在看远处的战场似的。

    该不是郁培炎的属下,看起来也不像他的情人或者妻子。

    这时候郁培炎将视线投向两人面前的显示屏。他刚才说了这些话,老人并未回话。只微笑,眯着眼睛,好像是一个正在晒太阳、又因为年纪太大而思维迟钝的真正老者。

    可郁培炎不以为意,又说:“看起来还得一会儿的功夫才能分出胜负。”

    此时在显示屏上,李清焰与唐博青又斗了起来。还有两台奋进者能动,此时似是被他说服,也试着与他一道将李清焰困住。但有了上一次过载的教训,这一次两台奋进者打得很保守。唐博青更保守身形游走,神通术法一个接一个地使出来,绝不肯被李清焰欺近身前十步之内。

    但谁都看得出这样的局面再继续下来,李清焰一定会获胜最多不过五分钟。

    老人往屏幕上瞥了一眼,慢慢地说:“这场战斗已经无趣了……我本以为这个叫李清焰的人会是我要找的人。但现在他叫我有些失望郁先生,我还要赶晚间的一班飞机。请说明您的来意吧。”

    郁培炎点头:“艾伯特先生想要开门见山,这样很好。其实我是在几分钟之前才知道您到了北山,临时起意,来此相见。为的是一个消息。”

    “我听说在艾伯特先生所掌握的众多异能之中,有一种可以起死回生。”

    老人的眼睛亮了亮,但笑着慢慢摇头:“不是掌握,郁先生,不是掌握。那些众多的异能不同于修士、妖族的术法神通的异能,都是神灵的力量。我是一个幸运的人,偶然得到一些支配权。但本质上,只是神灵的仆人,代他保管这些珍宝。”

    郁培炎笑笑:“艾伯特先生很谦虚。那么那种起死回生的异能……”

    “郁先生是有亲近的人逝去了么?”老人似乎对这个话题略感兴趣了些,“据我所知在中华流派的术法当中,也有一些可以挽回逝者。”

    “是我的孙女。”郁培炎将视线投到屏幕上。此时李清焰终于找到一个机会欺进一台奋进者。只一拳,那东西就不动了。但他也因此再被一片纳米雾包裹,速度明显慢下来。

    “这个人在昨夜杀死了我的孙女。大脑被摧毁。中华流派回生的术法很难对她起到作用。”

    老人低低地“哦”了一声:“这真遗憾。”

    他顿了顿,又说:“的确有这样的一种异能。也的确可以挽救她的生命。但更遗憾的是在不久之前,我将它送给了另一个人。而那个人目前的行踪不是我所能掌握的……他现在应该在贵国的北方一带。”

    郁培炎轻出一口气:“艾伯特先生能告知我他的身份么?我可以请求他来帮助我。”

    老人笑了:“郁先生,恐怕这很难。那个人……是目前自称‘俄罗斯复兴军’的一个组织的成员,贵国将他们视为一股非法的**武装力量。贵国政府在几个月之前还与他们在杜金卡一带交火……我想是难请得到他的。”

    “而且就他这个人的个性来说,即便通过什么手段将他俘获了,也难以迫使他接受合作。最重要的是,那种异能也有时效性。逝者不存于世超过三天,也就没有办法了。”

    郁培炎的脸色沉了沉:“艾伯特先生和那股叛军有联系?并且在帮助他们?”

    他的话音刚落,原本安静坐在他身边、盯着窗外看的女子忽然抬起手向艾伯特指了一下子。但她的视线还不曾从窗外移开,仿佛这一下只是顺手做了什么事,有点儿敷衍的意味在里面。

    但老人艾伯特的脸忽然面无血色,整个人微微一晃,无力地靠坐在椅背上。他的瞳孔在刹那间放大,嘴无意识地张开。身下那张椅子发出轻微的、“咔”的一声响……

    陷入石砖地面将近十厘米。

    邓弗里与郁培炎几乎在同时低呼出声“老师!”、“鱼小姐!”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