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武侠修真 -> 神灵狩猎计划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在这一句话之后,李清焰微微仰起脸。顶 点 小 说 X 23 U S.C OM

    他的两腮、脖颈、裸露在外的手臂上,忽然出现细微的白痕。很像是一个人的皮肤极度干燥,因此角质层开裂或翘起时的痕迹。但他的要大一些,就仿佛……鳞纹。

    那的确是鳞纹。因为就在下一刻,这些纹路变成了薄薄的、近乎半透明的白色鳞片。这时他的眼睛也发生变化,黑色瞳仁变大,眼白消失了。但中间现出一道细细的金色瞳孔,妖异而冷酷。

    时隔多年之后,他再一次找到了这种感觉。

    人很难体会妖族现真身或者神魔身时的感受。就像人没法儿想象章鱼操控八条触手时候的感觉。

    妖族现出真身时其实是一个由受控到不受控的过程。好比一个人试着在自我意识的操控之下,不断地强化自己的某种感觉。当这种感觉抵达一个临界点、达到巅峰时候,便脱离了自我意识的控制,转由生理本能接管。而后这种感觉猛烈地爆发出来、直至尘埃落定时,才会再次被自主意识所掌握。

    这种感觉说的是一个人叫自己有意识地“抽筋”的过程。紧绷小腿肌肉却并不运动,可以逐渐体会到酸、胀、疲劳感。很快这种感觉达到一个临界点,本能接手,肌肉痉挛、“抽筋”。在这种时候,你没法再操控这条肌肉、叫它“舒缓”下来。

    妖族在现出真身时,先调动体内的灵力、肌肉、骨骼协同发力,向着某个存于本能之中的方向努力。很快达到一个临界点,自主意识褪去、整具身体被本能推往一个方向。接着灵力流转、骨肉重组,现出真身来。

    因此绝大部分妖族将被迫现出真身视为一种耻辱、将主动现出真身视为最大的服从。因为除了在某些特定的时刻,没人喜欢自己的身体不受控的感觉,哪怕这个过程是极短暂的。

    在之前的十几年中李清焰没法儿做到这一点。他可以像任何一个妖族一样完成前面的过程在自我意识的主动操控下,调动身体之中的灵力、肌肉、骨骼。并不需要别人去教他怎么做,这是一种生理本能。就好像一个人不需要别人去教他如何呼吸。

    但他没法儿到达临界点。似乎他对自己的身体操控还显得软弱无力,而这身子并非完全属于他。就像一个人学会了吸气,却无论如何没法儿将那口气吸进肺里。因此他在可以在这个过程中试着变化成别的形态譬如燕却始终找不到由本能接手的那种感觉、完成不了最终的转化。

    他知道这是因为自己身体当中的那个封印禁制。禁制压抑了他相当一部分的力量,没有那部分的力量,是无法完成最后一步的。

    但在昨夜,似在荒魂龙王的某种影响之下,禁制被“撕”开了一个小角。

    力量和别的一些东西泛上来,令他产生新的觉悟。而在平湖山庄所得到的真相、在这栋房子里所听到的那些话,在他心里转化为散发邪恶气息的饵料将那禁制之下更多的东西吸引出来了。

    在它们仍被封禁的时候,李清焰可以感受到它们的存在,但很不喜欢。如今它们之中的一部分与他融为一体,他却意识到自己并没有那么讨厌。

    “它们”,其实意味着冷酷、暴戾、残忍、无情,是绝大多数妖魔们的本能、无可摆脱的黑暗面。起初为他种下禁制的那个人或许希望他能摆脱这些情感,可现在李清焰重新寻回它们之中的一部分,却觉得……自己终于在慢慢找回自我。

    由此,他触摸到了那个临界点之前的感觉。

    在本能的驱使之下,他知道该怎样做了。

    这样的变化叫裴元修发愣,一时间呆立原地,仿佛头一次认识李清焰。

    现在他眼前的人,变得极度陌生……甚至不像一个人。细密的白色鳞甲覆满他的手臂、脖颈、胸膛,一半的脸颊。他的头发在同一时刻变白,不像从前那样柔顺,而野蛮生长。最终从脖颈一直生长到脊背上,柔韧却又像铁刺一样尖利的毛发刺破他的衬衫。

    李清焰轻出一口气。于是鳞甲的缝隙中腾起极淡的云雾……不,那不是云雾。

    更像半透明的白焰他的衣裤在这些白焰升腾的时候,立时化为飞灰。

    光从半透明的墙壁当中透进来、照在他身上。于是这白色鳞甲便开始闪亮……仿佛他的全身被钻石的甲片包裹。

    “你……”

    裴元修只来得及说出这一个字。李清焰猛地抬手,两人之间的空气被瞬间压缩到极致而后嘭的一声爆发开来。半个客厅在一瞬间被摧毁,零碎的物件皆成飞灰。而墙壁、地面则被剥去厚厚一层,仿佛在刚才的刹那之间,被千万柄锋利无匹的刀斧斩过。

    裴元修的身子被从客厅这头轰到那头,几乎半个人嵌入墙壁中,一动不动了。

    唯有唐博青,与他身边的那张茶几完好无损。

    这位数百岁的修士一笑:“你们两人之间的交情也算有趣。他敢在郁老的眼皮子底下给你写字,你呢,如今却不把他打死。”

    “我晓得是为什么。将他轰成这个半死不活的模样,既能解你心里的愤恨,又可不叫他尴尬否则他帮你还是帮我呢?”

    “不过么……”他将李清焰细细打量,“这是你的神魔身?老夫还以为你是只燕或者禽类。如今看,该是爬虫之属了……今天倒要瞧瞧你的真身是什么。”

    李清焰冷冷一笑:“话这么多,是在等人?用不着再等,已经来了!”

    说了这话抬手便往头顶一抓,掌中喷出云雾似的清焰。尚未触及屋顶,顶棚乃至其上那一层便被熔穿,风雪呜的一声倒灌进来。

    正瞧见半空中有一人,脚踏一柄绿油油的芭蕉扇。风雪在他身边打着旋儿,他却是个袒胸露乳的模样大肚汉,穿交领的长衫。但胸怀处敞开着,胸前满是黑亮的护心毛。

    这天上的黑汉也瞧见一团白焰向他直冲来,立时大惊失色。身子一晃,就从芭蕉扇上掉了下来。可人在半空中伸手捉了扇柄,一扇!

    并不见有狂风怒号……但李清焰所发出的那一团火,立时熄灭了。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