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武侠修真 -> 神灵狩猎计划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龙道人被他震退了半步,面露讶色,但旋即冷笑:“的确有点儿本事。我原以为你们这些妖族都被人驯成了狗,如今瞧你倒是另类。想知道?能接得下本真人三招,再同你细细说!”

    两人说话时李清焰捉住了他的利爪。但龙真人话音一落,腕上的鳞甲猛地张开、再一旋手臂,那鳞甲边沿便如锐利的刀刃一般将李清焰的掌心割得纵横交错,血光四溅。

    他的血一溅到龙真人袍上,立时嗤嗤地冒出青烟、灼出一个个小洞。溅在他的鳞甲上,便将甲片蚀出斑白的星星点点,再经烈风一吹,亦成了孔洞!

    这变故令妖魔大吃一惊,并不晓得是何种神通。但当即抽身飞退一舞大袍,喝:“五灵夜游神来!!”

    便在他的身边,立时多了五个灰蒙蒙的身影。约三米高,细细长长。一个方方正正的身子,两条踩了高跷一样的长腿,看起来像是夜幕之中的树影。

    这东西一现身就俯身来抓李清焰。看起来动作迟钝缓慢,像是吱嘎作响的旧木人。如此攻势,当可以轻易地躲开去。但李清焰闪躲时,那夜游神的身子便忽然闪烁,立时封住他的退路。

    他便下意识地凝聚精神,去看这五个“夜游神”的运。

    夜游神不是真的神。修行流派中术法所召唤出来的“神灵”,也并非真的神尽管古时候的修行者们认为它们是真实存在的神灵的某种化身。

    在近现代修行技术与蓬勃发展的科技渐渐相辅相成之后,人们可以借由一些仪器、试验来搞清楚它们的本来面目了。

    这些东西算是死去的灵魂的痕迹。

    浅显易懂的说法是,人与妖的体内有灵魂。身死之后灵魂当中的灵力散归天地,但灵魂本身在世上留下了痕迹。譬如很久很久以前的生物体在土层中变成了化石,某种痕迹、结构却保留下来了。

    修行者以秘法找到这些痕迹并向其中注入灵力,将其再次激发,就变成了这些略具人形的“神灵化身”。

    因而它们更像是“物”,而非某种生命体。

    当李清焰去看它们的运的时候,理所当然地发现它们身上的“触手”、或者邓弗里所说的那种“弦”,是远比人或妖魔要简单些的。

    他在一瞬间找到了五个夜游神与自己的联系,摒除了形体在视觉以及其他感知上的影响,事情就变得极度直观了。

    龙真人的身上有“弦”在控制它们。这种“弦”正意味着他施展出来的、以操控这五个东西围堵他的秘法。若要以正经手段去破除它,大抵是要了解龙真人所用的法诀、再以此想出对策、同样以术法施加影响的。

    但李清焰所瞧见的东西,是类似于更抽象、更直观、剥离了一切非主要因素的“概念图”的。于是他试着在那五根弦上轻轻地一“拨”。

    效果立即显现。

    李清焰猛一转身,避开了一个夜游神探过来的两只手。因这个动作,他掌心的一滴鲜血被甩了出去,溅向龙真人身子左侧。这妖魔运起灵力施咒,袍袖鼓荡,在身周激起了烈风。那烈风遇着路旁的路灯柱,便生出一阵转瞬即逝的小小旋风。

    可正是这旋风将滴血卷了一下子、叫它改了方向,正溅入妖魔的眼中!

    只觉一阵刺痛,随后左眼的视线就变得模糊起来。这痛随即像一根线一样牵扯了整个左半边儿的脑袋,龙真人痛呼一声,体内灵力便陡然凝滞了一瞬。这一瞬却正是召唤那五灵夜游神运气的关键时刻将李清焰围住的五个灰蒙蒙的身影,便再一闪烁,消失无踪了。

    龙真人不晓得这种倒霉事儿如何发生,李清焰亦不清楚详细的经过是怎样。使用这种自邓弗里那里得来的异能,真的像驾驶一辆车子插入钥匙,点火,车子启动。至于这个过程中有多少零部件在精密地运作,并不是驾驶者所能知道的。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种能力是在直接操控因果!

    李清焰轻出一口气:“真人,我接了你第一招。”

    妖修左眼痛极。只两次眨眼的功夫,这只眼睛的视线便从模糊变成黑沉沉的一片了。他猛地抹了一把脸,厉喝:“宵小手段,你用毒!!”

    “我只是运气好。”李清焰说,“但运气也算是实力的一部分请真人再出第二招吧。”

    说这句话的时候他又往天边看了一眼。那个代表着荒魂龙王的巨大红眼以环绕它周围的七色霞光变得更大了。这意味着它在迅速接近之前裴元修说依着它那时候的速度,或许要一个小时才能抵达北山上空,但依现在的速度看,这个时间或许要缩短到二十分钟之内了。

    李清焰刚才对龙真人说如果这里久攻不下,可能会动用核武器。在今天以前他不会往这方面想,只权当吓唬他。但在这时候了解了那些权贵们的阴暗心思之后,他不再怀疑这点了。

    他一点儿都不想挨核弹,因而他想要迅速搞定眼前这个三级的妖修,好去支援裴元修。

    至于他有无这种能力……连他自己也不很确定。

    他从没对裴元修说过假话。连他自己也不清楚自己的力量上限在哪里或者说,在极度危险的时刻,上限在哪里。

    过去的几年间他涉猎多个流派的修行法门。在离开训练营没有条件接触更多修法之后,他还资助了些家境贫寒的学生。并非因为他是个慈善家,而是因为那些学生都天资较高,能进入修行班或进修班。

    他由此仍可不断得到一些自己从前未涉猎的法门,再加以融会贯通。渐渐地,能够意识到自己的体内有一个强大到超越了寻常人想象力的禁制。

    这个禁制融于他的骨血之中,几乎像是他身体的一部分。他觉得自己有一部分力量被压制起来了。也许随着那些力量被一同压制的,还有些别的东西。譬如记忆,譬如某些**。

    他曾对邓弗里说自己一直在压抑心中的**这话并非某种比喻。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尤其是近几个月,他已能偶尔感觉到那种“**”渴望从禁制中挣脱出来了。

    那东西……叫他感到害怕。那是一种充满了暴戾情绪的渴望、一种满是血腥气的快感。在那夜的陷坑当中时这种渴望曾因他的激动情绪而短暂地冒了一下头,叫他在吕不休的身边安安稳稳地坐视坑道中那些促进会的人被周立煌逐个儿杀死。而他在听到他们的惨呼声时……竟会感到兴奋!

    而依照这么多年来的经验,李清焰已渐渐意识到在自己处于某种极端危险的境地中时,那种禁制有可能会暂时地打开一点点。在带给他短暂的、更强的力量的同时,也会叫那种黑暗的**冒头。

    他因此与周云亭在那夜赌斗……可惜那人不够强。

    但现在这位龙真人似乎很强。

    而他自己也在赶时间。

    于是李清焰深吸一口气:“真人,在出第二招的时候,务必尽全力。三级的大妖在本土很罕见。但你现在这个样子,叫我很失望。”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