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武侠修真 -> 神灵狩猎计划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位于北山市二环与三环之间的北山科学院二号楼上空,忽然迸发出七彩的毫光。顶 点 小 说 X 23 U S.C OM那光汇成一根直线,直贯天空、又在极高处遭遇浓云,将云层渲染了一大片。天空当中仿佛撑起了一柄巨大的、彩色的伞。整座因限电而死气沉沉的城市,仿佛在这一瞬间又活过来了。

    裴元修以及他所带领的两个机动小队在看到这线光的时候清楚地意识到,真正的那个结界发生器启动了。而这时候,他们距科学院还有三个街区。

    随后又看到在天边出现的、被这道光吸引而来的荒魂“龙王”。

    起初,它看起来像是一片同样七彩的霞。椭圆形,仿似孩童用巨大的棱镜将阳光映在那片天幕上了。很快它变得更大,变成一只在夜幕中斑斓的眼。这并非比喻,而是它的真实形态。

    它整体看起来像是科普图书上的银河系,只是颜色要多一些。但在中间不是黑洞,而是一只火红色的眼睛,瞳仁中有细细的黑线。当它旋转着飞速向北山市接近时,周边便聚集起大片的阴云,这叫它看似多了一条彗星一般的尾巴。

    那些“旋臂”,似乎是它的触手,在很远的时候就改变了方向,往北山这边伸展过来。倘若它真的有心志,现在一定急欲攫取那些能量、将它们统统吸入体内。

    没人喜欢被恶意窥探,更何况是被这样一只巨眼。那些在街道上的人头一次见了龙王的真容,在一瞬间的呆滞之后开始惊叫着奔走逃散。城中防空警报长鸣,但结界还未展开。它尚未充能完全,要在这种时候开启,也得需要长达二十分钟到半个小时的准备时间。

    天空中再次出现十几道流光,那是修士们试着再一次阻截它。但那些流光与龙王本身的光彩比起来显得细小而黯淡,只一看就叫人心生绝望。

    实际上就连裴元修也对他们不抱什么期待那些修士们各有各的心思。他们会升空、拦截这是分内的事。但要不要拼尽全力甚至以命相搏,就要看自己的选择了。

    几乎所有人都会选择“已做了我分内的事、余下的就看天命”这种态度。

    因为其中一些人不是很介意灾祸降临如此,北山的那位一把手就难辞其咎了。另一些人同样不介意,但他们是想要看到裴伯鲁的这个决定落得个无法收场的局面。倘若还有那么一两个真心为公为民者,也得意识到几个人的力量奈何不了这样一个二级荒魂。他们不得不等待别处来的增援。

    倒是又听到轰鸣声那是北山城防军系统的战斗机编队。然而这些先进武器只能在外围徘徊,并无法起到什么实质性的作用。从前的经验令每一个人都知道,如果不能禁制荒魂核心的灵力来源,且在一瞬间将其彻底摧毁或者重伤,那么密集火力攻击不但无法损害它,反而会为它送去能量。

    裴元修收回目光,低喝:“同志们,敌人就在北山科学院。天上的荒魂我们无能为力,但可以去毁掉吸引它的结界发生器。现在我们面对的是一场战争,而不是”

    他的话还没说话,忽然看到龙王在天边的高空之上,探出一条极长的触手。它现在距北山市最外围应当还有十几公里,可那条触手只用了几秒钟的功夫便破空而来。天空中的轰鸣声连成一片,震得街边建筑物的玻璃哗哗作响。那条斑斓的、仿佛由光汇聚而成的触手所过之处爆起大片大片的白雾,又被七彩毫光映亮,看起来像是神迹降临。

    但这奇幻瑰丽的景象意味着死亡与毁灭触手碰上了一个未来得及躲闪开的修士,那人立时在空中炸成一片白光。白光又被这条触手吸收、成为它的一部分。

    在两息之后,触手直取自北山科学院二号楼中射出的那道光柱……

    嗡的一声巨响!

    这是类似金属呻吟的声音。在触手与光柱融合的一瞬间,光芒变成了实质成为一根自天边一直延伸而来的、极细极长的金属丝!

    可仅是看起来像金属丝。那东西的直径足有数米,长度该是达到了上万米。在天边与荒魂本体连接处还是七彩斑斓的光芒形态,但在北山城区里的一截,却已经变成了金属的亮色它森然反射天空之中的光,好像一柄插入城市心脏的长矛!

    随着荒魂的接近,风变得越来越大。这根金属触手便在烈风中发出连绵不绝的嗡鸣,仿佛荒魂的呼号。也是在这一瞬间,裴元修与身后的机动队战士发现前方两个街区的范围之内忽然变得安静起来。

    此时的北山被巨大的风声、金属嗡鸣声笼罩。但就在裴元修与战士们又向前走出十几步之后,耳边的声音突然地消失了。仿佛越过一堵看不见的墙,墙的那边是现实的北山,而这边变成了消声室。

    他立即停住脚步,下令后撤回去。

    从未有如龙王一般强大的荒魂降临市区即便是一支触手。而每一个荒魂的性质、神通也各不相同,他们没法儿以常理来判断前方究竟出现了什么状况。

    后退十几步之后,耳边重新响起令人安心的巨大噪音。一个机动队员试着以机体上搭载的设备做了一次扫描,发现以北山科学院二号楼、以那根自高空刺入北山市的金属触手为中心,向外0.6公里的范围之内,都是那种诡异的、叫人心生寒意的静默区。

    又试着切换设备探查了这片区域当中的灵力富集情况,发现其中几乎没有一丁点儿的灵力存留,似是在一瞬间被抽光了。但在二号楼附近,灵力分布形成一个尖锐得吓人波峰……毫无疑问,那是荒魂的这条触手在疯狂地抽取力量。

    裴元修知道为什么龙王要先探这么一条触手过来了。

    结界发生器连接了这座城市的供电系统,也连接了北山结界的一部分充能系统。在寻常时候,北山结界是有着独立的供能体系的,但这些天为了能尽快充能、提高能量的利用效率,这个系统与城市的民用、工业用电网连接起来了。

    现在,荒魂的这条触手正在抽走北山结界的能源,它……是为了拖延结界开启的时间,甚至干脆就打算叫它没法儿启动、没法儿将它再次阻截在外!

    裴元修深吸一口气,意识到形势与预想的出现了偏差。

    人们只知道荒魂是融合了人的残余神智的祖魂,认为仅仅拥有一些低等动物一般的本能,可从没人想过它们可以有这种程度的智力如果这一次不是巧合的话。

    这意味着北山结界有可能真的没法儿开启,龙王有可能真的完全降临到这座城市。

    他清楚某些人包括他的父亲是不大在意龙王的降临的。他们都想要用这次灾祸做文章,达成自己的一些目的。但他同样清楚那些人默许的“降临”是指,龙王出现在北山市的上空,可能压得极低、带来的雷霆与狂风暴雨可能会摧毁一些地方、造成一些损失,叫北山民众产生足够多的恐惧以及由那些恐惧发酵出来的愤怒。

    而后开启北山结界,将龙王惊险地阻挡在外,或者切断一部分。再将留在结界之内的那一部分消灭,使其造成的灾害在勉强可以承受的范围之内。

    没人会真想彻底摧毁这座城市他们在这座城市里还有产业、资源。还有因这座城市而带来的人脉、政治资本。北山一旦没了,所有人都成了输家。

    然而眼下的情况似乎变得很不乐观。换句话说,就是他们有可能玩儿大了。

    显然并非只有他意识到这一点。第一机动队的队长薛松成曾与裴元修合作多次,有些交情。他也皱起眉:“裴处长,我看情况不妙。龙王这是不想叫咱们开结界现在怎么办?”

    “只有一个办法了。冲进去,解决他们。”裴元修想了想,“不会只有我们发现这里的异常。指挥部那边现在一定已经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了。我想天上的前辈们会竭尽所能阻止龙王赶过来,那么地上的事情就得由我们来做。”

    他抬头看了看天边那只恐怖的红眼以及它周围的霞光:“如果龙王本体的速度不变,大概还有一小时才能到北山。兄弟们,尽忠报国的时候到了。”

    能同他一起来这儿的,都是与他有些交情、且并不怕惹什么事的。这类人在平时属于惹人讨厌的刺儿头,但在这时候却显示出胆气与气魄。他们纷纷笑起来:“裴处长别说这种话,兄弟们还没打算就这么尽忠呢。咱们得让促进会的那些人尽忠才行。”

    裴元修也一笑:“是我失言。好,跟我走!”

    他们第二次踏入龙王的这条触手所制造出的静默区。在前行几十步之后,意识到这里被吸走的并非只有灵力,还有水。

    以各种形态存在着的水。

    空气变得极度干燥,每一次喘息都叫人的鼻腔火辣辣地疼。目力所及之处能够看到的植物都变得干瘪起来。在经过路边的一株桂树时裴元修试着用手触碰了一下子原本还勉强维持着形态的大树在一瞬间崩溃,化成粉尘落到地上了。

    机动队员们面面相觑,每个人的脸上都有骇然之色。

    该是在那条触手与发生器的能量融合的一瞬间造成了这种结果科技与修行技术结合而人为制造出来的能量本就有各种奇异甚至可以说诡异的特性。直到现在技术人员们也仅能通过无数次的试验,来选择其中几种特性加以利用,而没法儿搞清楚究竟会产生多少种变化。

    如果刚才他们这些人走得再快一些……在触手与能量融合之前就进入到这里,大概如今已经全变成干尸了。

    而这边区域之所以如此安静,也与此有关吧。北山科学院附近多是企事业单位的办公机构,在这些天本就没多少人。即便有少量的人留守……现在该也只剩下干瘪的皮囊了。

    裴元修轻出一口气,觉得自己的脚步略有些沉。其实这种感觉在进入这片静默区的时候就有了在听到周围人的脚步声的同时,几乎还能听到自己的血流声。同时身体觉得愈发沉重,心跳也在加快。这些是寻常人在身体虚弱或者疲惫时的体验,但对于裴元修这种五级修士来说,是很不常见的。

    起初他将其归结于自己过于紧张的缘故。但在看到那株桂花树碎落成粉尘之后,他多了些小心。于是试着有意识地在体内运行一个小周天的灵气。

    发现灵力在外散。

    修行人的确会出现灵力外散的情况在走火入魔、功散身死的时候。

    几乎与此同时,机动一队的队长薛松说:“裴处长,我们这边出问题了。”

    与他同来的机动队员们,身穿对修士的特种作战服与眼下北山科学院二号楼内那些准备取裴伯鲁性命的士兵一样。

    但亚细亚的特种作战装备相比亚美利加装备要更加精良一些,运用了更多的修行技术。亚美利加人的特种作战装备类似机械外骨骼。当一个士兵套上那种装备之后,人们是能瞧得出,是“人在穿装备”的。

    亚细亚的特战装备其实更类似于“战斗铠甲”了。不是人在穿装备,而更像是人坐在装备里面。净高约2.3米,以经过术法淬炼的、坚实又轻盈的金属制成。与亚美利加装备相反,主要动力源是灵力,电力只起到辅助作用。

    人被严密地包裹其中,只能露出一张面罩之后的脸。整体看起来像是个没有脖子的粗壮钢铁巨人。亚美利加人并不喜欢这种设计,认为是亚细亚政府在科学技术水平落后的情况下,不得已而为之的办法占用大量空间安装冗余设备以维持这种装备的正常运作,“所谓暴力美学本质上是由于技术落后”、不适用于复杂的作战环境。

    眼下的状况似乎被不幸言中。

    两个机动小队的队员在行进约六十步之后发现作战服的动力系统出现异常,生控辅助系统也开始出毛病。再过二十步,有六个人的作战服趴了窝。

    虽说是以“坚实又轻盈”的金属制成的,但这么一个金属疙瘩的总重量仍旧高达0.4吨。没有动力系统辅助,五级以下的人没法儿自己穿着它行走。即便如裴元修一样的五级,也没法儿穿着它作战。

    故障原因很快被查明灵力外散。

    这片静默区此前吸净了所有的水分,现在还在吸取灵力。如裴元修一般的修行人体内的灵力运转不息,即便外散,流失也并不严重。可作战服上的灵力算是某种意义上的“死物”,流失速度极快。

    这两个机动小队,在这种环境当中,算是报废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