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武侠修真 -> 神灵狩猎计划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杨桃回到进修生公寓的时候是晚间八点钟。顶 点 小 说 X 23 U S.C OM掏出钥匙、开门,看到屋里的鞋垫上整齐地摆了一双崭新的男士皮鞋。

    她一愣,往屋里看,才意识到屋中开着灯书桌上的台灯。

    李清焰坐在椅子上对她温和地一笑:“别怕。我来看看你。”

    她略茫然地“啊”了一声。但立即进屋、关门,同时落了防盗门栓。

    李清焰笑着看她做这一切,忍不住问:“这是怎么了?”

    “我昨天回去过,可是没找见你……方爷爷说你去做事了。”她警觉地说,同时附耳到门上去听外面是否有脚步声,“你是不是……又遇到坏人了?现在不方便?”

    李清焰又认真地看看她,觉得自己从前的想法没错儿。这小姑娘简直是个天生的情报员。

    脑袋瓜儿没毛病的女孩子才不会立即想到这些事,至少得反应上个几分钟。

    他就笑笑:“都是工作上的事,现在搞定了。这几天你怎么样?”

    杨桃眨了眨眼,似乎不那么担心了。才脱鞋、换拖鞋:“我挺好的。可是我听同学说……我们之前遇到的那个周公子和他父亲,前几天晚上和人打架,还打输了……是你吗?”

    “是我。是小矛盾。大家讲讲道理就好了。”

    进修生公寓是个一居室,卧室很小,于是书桌在客厅。杨桃走到单人沙发旁站着,好像不知道自己该坐在哪儿。局促了一会儿说:“啊……你饿不饿?我这里还有吃的,这儿什么都有……你今晚住哪儿?不回去了吗?”

    说到这里意识到这种话似乎有些小暧昧,立即红了脸:“啊,那个……”

    李清焰笑着说:“现在我是客人了。你站着干嘛?总不会要我招待你吧。”

    杨桃这才走到他对面的沙发上坐下。可一点儿都不放松,身子微微前倾,像要听老师教诲的学生。她是个聪明的女孩子,知道李清焰不会忽然跑到自己的公寓来。大概怕自己回来忽然看见他被吓坏,才在门口放了一双鞋。他这样细心……却做了“潜入”这种事,可见现在的处境不乐观。

    可是他的身份太神秘了。就连邓老师这几天好像也在侧面打听他……杨桃完全猜不出他到底遇上了怎么样的麻烦。但她觉得,那些麻烦应该是因自己而起。

    “邓老师的研究怎么样了?”李清焰说。

    杨桃看到他在微笑,神情似乎也很专注。但她觉得这种笑该是自己第一天到街道办时候看见的那种是面具。他应该还在想别的事。

    但仍然说:“邓老师摔伤了,好像把手摔坏了,就先叫我做些适应性训练。”

    随后她把自己这几天做的事详详细细地同李清焰讲了。她觉得自己为他带来麻烦却似乎帮不上什么忙,只好把知道都说出来,好不叫他再费心问。

    想了想,又补充:“好像不止我一个无灵者。同组还有个男生,是从莫斯科来的,叫伊利亚。他很照顾我。”

    李清焰点点头:“和别的同学接触过没有?见没见到一个叫程芝的女孩子?”

    “程芝……啊,有的。”杨桃说,“她在甲班,好像很厉害,快要五级了。我听伊利亚说她是班花……”

    说到这里她不说了。觉得李清焰不会喜欢听这种事他不是农场里的那些男孩子。

    可没想到李清焰又笑了:“那就对了。你可以和她交朋友,她也是聪明人。如果哪里有困难,就找她说你是我妹妹。”

    杨桃愣了愣,似乎大吃一惊:“她也……”

    “想什么呢,不是我救回来的。”李清焰站起身走到窗边拨了拨窗帘、向外看,“我以前资助她读书,她也是个孤儿。好了……杨桃,叮嘱你几句话。”

    他没转脸,仍边看窗外边说:“这几天还得小心,我正在查你的事。前几天在小吃街见过的那个人我的那个朋友裴元修可能时不时会过来看你,你可以像相信我一样相信他。”

    他顿了顿,转身看杨桃:“我得离开一段时间,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今天对你说的话都要保密。”

    杨桃也看着他,眼睛亮晶晶的,像是想哭。但只点头,郑重地说:“嗯。”

    李清焰很满意她没有问太多。于是走到门口穿了鞋:“一会儿我走之后”

    他忽然收声。因为听到走廊里的脚步声。

    似乎一脚重、一脚轻。这种细微差别寻常人听不出,但曾接受过的训练叫他可以分辨。这意味着那人一条腿该是左腿近期受过伤。

    邓弗里被他捏碎的也是左腿。

    在他收声的同时外面的脚步声也停了。同时停滞的还有屋子里的一切东西墙壁上的挂钟停在20点13分22秒,杨桃转了身看他、脸上全是担忧。泪水像是要溢出来,挂在睫毛上,凝滞不动。

    李清焰想了想,打开门。

    邓弗里站在门外平静地看他:“李先生,来探视令妹吗?”

    他还穿着干净的长衫,说话也变成两人第一次见面时的语气,仿佛那夜在李清焰面前歇斯底里嘶吼的是另外一个人。又说:“方不方便到房间里谈一谈?我设下了禁制,这房间里的人听不到我们说话。”

    李清焰退开一步:“好。”

    然后他转身走回去,重在书桌前的椅子上坐下。邓弗里走进来、关了门,发现屋子里没有可坐的地方了,就走到沙发边将一只手撑在靠背上如此看起来不像是在被审讯。

    李清焰不说话,只看他观察他的运。

    第一次见邓弗里时候他的运很简单,就像是一个专心做学问的纯粹研究者,李清焰也是因此才相信他。现在意识到当时他该是以那种能力对自己做了伪装。现在失掉那种能力,他现了“原形”他的运当中较为粗大的触手多得可怕,可见这家伙的社会关系极度复杂。

    “我是澳门金沙网上娱乐官网树组织的一员,绰号幸运猫。以前杀过不少人,现在还在的橙色通缉令上。”邓弗里开门见山,“前几天要杀你是因为周立煌委托了我。清江桥上那一次,是因为周云亭又委托了我。至于其他原因已经说过,你都了解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