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武侠修真 -> 神灵狩猎计划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周云亭盯着他看了两秒钟:“这么说,之前你见到我来之后,就通知了他们?”

    上四级修士的目光阴沉而富有压迫性。顶 点 小 说 X 23 U S.C OM但裴元修仍在笑:“周伯伯,您要这么想我也没办法。这些记者最难缠,我也很讨厌。不过……”

    他压低声音:“小元山术法神奇,您有的是法子叫他们做不成事。叫他们的摄像机失灵、信号传不出去这对您来说都不难。”

    周云亭又看他一会儿,移开目光、低哼一声:“我还不屑于做那种事。只是元修,你叫我失望。”

    “周伯伯是君子。唉,可惜我不是。”裴元修抬头看天上北山电视台的那架无人机,“看来今天的事情要搞大了。”

    周云亭并非君子君子不会先为妖魔种下禁制、再叫自己的儿子进行单方面的屠戮。可因着他的身份、地位,他也的确不会用些手段,叫“摄像机失灵”、“信号传不出去”这种事,太“下三滥”。

    裴元修、李清焰这样的人会做,但他不会。

    于是这位上四级修士瞥了那已经开始向坑边走的女记者一眼:“事情已成定局。裴元修,你叫他们来,只为了公开这事、为那个妖魔讨一个说法?”

    “还不至于到讨说法的地步李清焰不是还活着么?我猜也许是立煌念起毕竟同学一场,留了他的命。”

    这时候穿米色风衣、拥有一头漂亮的红色卷发以及精致妆容的女记者开始沿着坑边慢慢走、手持话筒开始直播了。

    “……我是北山电视台记者黄华婧。今天的深度北山栏目将为大家展示一次发生在城区五环之内的‘斗兽’式行刑处决。”

    她一边说一边向两人走过来:“在我身后,有一个巨大陷坑。这里是102炼钢厂的旧址,但现在在术法力量的作用下完全塌陷了。这片厂区,就是今天的行刑地点。”

    “观众朋友们应该对‘斗兽’这个词语并不陌生在历史上、在人类与妖族残酷斗争的时代,修行人会将捕获的妖族投入周边砌有高墙的巨大场地,令两个被束缚力量的妖族死斗,而王公贵族们以此取乐。”

    “在某些地区,也会有修行世家的子弟亲自下场残忍虐杀妖族、以证明自身‘勇气’的传统。这些现象在古罗马、古印度、我国历史上曾经都很常见。但随着人类文明的进步,它们渐渐消失了。”

    “然而令人难以想象的是,今夜,就在北山、此地,在共和国经济最发达、思想最开明的城市,历史上的一幕竟然重现据记者了解,此时在这个巨大陷坑当中,正有一个力量受到束缚的妖族一个严守社会公共秩序、佩戴白手环的妖族被一位小元山的五级修士猎杀。”

    “现在在记者身后的,就是北山市大小元山文武学校校长,周云亭先生。据悉同时也是小元山修派下一任接班人。周云亭先生身边的,是共和国特别情报局北山局行动处处长裴元修先生。现在我们来听一听他们的说法”

    “周先生您好。请问现在在陷坑里对妖族进行处决的,的确是小元山修派的弟子么?”

    漂亮的女记者停在两人身边,而摄像机则对准了他们。她脸上有微笑,将话筒递至这位上四级修士面前,眼神里没一丝惧意。

    周云亭知道这个人。一个酷爱管闲事的女人。与裴元修一样,是个愚蠢的理想主义者。但比裴元修更加激进她甚至在两年前发起了一个名为“白手环”的所谓社会公益组织,专为妖族争取“平等生存权”。

    而她自己是个人。

    这种人,再过上四五年,下场都不会好促进会的前身与这个“白手环”几乎毫无二致。

    可在当下她的确叫人头痛。这女人的祖父是新旧王朝交替时期有名的知识分子,前年还曾被大统领亲自接见,这叫她愈发有恃无恐。

    周云亭冷冷地瞥了她一眼,不说话。

    摄像则从摄像机之后探出头,向黄华婧指指屏幕屏幕上现在只有两个人。记者、裴元修。而周云亭的身影并未出现在画面中,显是对自己使用了神通。

    这种事在采访修士时很常见。黄华婧点点头,笑起来:“看来周云亭先生暂时不愿意接受采访。那么裴处长,您可以回答我们这个问题吗?我们算是老朋友了去年十月份的时候您曾来我们栏目做客,为我们讲解过普通公民如何防止在日常生活中泄露国家机密。”

    裴元修咳了一声:“黄小姐,这不是一次斗兽行刑。是特情局在调查相关的可疑人员”

    “可疑人员?”黄华婧打断他的话,敏感地眨眨眼睛,“您是说现在陷坑中的妖族的犯罪事实还不充分、尚被定罪,且这次行刑是由北山局主导的么?”

    “啊……不不不。”裴元修赶紧摆手,“陷坑里的妖族是促进会的激进分子”

    “据我所知促进会是一个公益性质的社会组织。与白手环一样,为妖族平权而奔走呼喊。”黄华婧说,“当然我们也清楚促进会在某些城市的分部为认定为激进组织,有反社会倾向。但现在您的意思是说当局已经再次认定,促进会作为一个整体,都已经”

    裴元修又咳了两声:“我没这么说……”

    “那么一个尚未被定罪的促进会人士,为什么现在会被束缚在陷坑里呢?刚才在我们同那边的探员交谈时了解到,现在他被种下了一个非常强力的禁制。而同在陷坑中的小元山修士,也并非特情局的探员。”

    裴元修似乎恼羞成怒,伸手去挡摄像机:“不要拍了,不要拍了现在在执行公务”

    黄华婧立即挡过去,裴元修的手差点儿抓到她胸口,赶紧缩回来。

    “在不妨碍公务的前提下,共和国新闻法赋予了我们对真相进行披露的权利裴处长,您两位在这里欣赏行刑过程也算是公务的一部分吗?是代表北山特情局吗?”

    裴元修无奈地转脸看周云亭。但后者脸色平静,只冷冷地瞥了他一眼。

    他只得再低咳一声:“黄小姐,借一步说话。”

    黄华婧想了想,示意摄像将镜头转向陷坑,两人走开了四五步。

    “姐姐,你过了啊。”离开镜头之后裴元修立即低声说,“叫你来帮我的不是叫你把我也绕进去啊你干嘛老把事情往特情局这儿扯?”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