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武侠修真 -> 神灵狩猎计划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他的神通说起来很平常、却又极不平常。顶 点 小 说 X 23 U S.C OM妖族的身体、力量总比寻常人强横一些。大多数妖族虽然服用安然以削弱这种天然优势,但相较人类仍稍胜一筹。

    但在李清焰这里,即便服用标准剂量的安然,身体的强悍程度仍极为惊人。如果完全摒除药物的影响据当时训练营的教官估计或许是可以达到下四级修士的身体素质水平的。

    当时训练营的术法专家推测,这该是他的天然神通的另一种表现形式他修行各种术法其实得到了灵力,但将灵力用以强化自身了。

    李清焰对此没有反驳,欣然认同“专家”的意见。

    作为特情局探员、作为一个妖族,可以不必佩戴手环。然而他的“神通”特别,因而在获得更高等级的安全权限之前,不得不戴上这东西以限制过分强大的力量、令其维持在他这个级别的妖族探员所“应有”的水平线上。

    说到底,相对于整个共和国而言,无论怎样的特殊状况、强大能力,都是无足轻重的。因为个体在系统面前,都不过是蝼蚁而已即便是上一级修士,也只是一只破坏力更强些的蝼蚁。

    因此以他现在的身份一个白手环儿是不可以在非紧急状况的情况下使用他那点可怜灵力的。因为令其有限度保有足以与周立煌那样的五级修士抗衡的天然神通,已算是赋予了他作为一个特情局探员应有的特权了。

    不过李清焰认为,眼下这种情况就属于紧急状况似乎有人要搞他。如果他这个妖族探员不明不白地死掉了,会令共和国政府很没面子。

    国家为了培养他,付出了多少资源啊。

    于是他给自己打了个报告。经过自己审核之后,通过了。

    他便取出一张纸,在桌面上摊开。

    约是a4纸大小,淡黄色,有些厚。看着仿佛牛皮纸,然而更加轻盈柔软。

    题头的位置印有一行醒目的红色仿宋体字迹:共建新型社会,杜绝不良信息。

    这是一张“雁纸”,原本是古时候的修士们用以沟通信息的。造纸时以阵法炼化,分为阴阳两张。在阳纸上写字,阴纸上便现出字迹来。这东西在古时只有修士、权贵、军队高级将领才能用。但在旧王朝末期因着工业技术的进步、与修真术法的融合,这种纸张也开始小规模量产,甚至有些富裕人家也开始用了。

    然而同时期电话也被发明出来虽说起初修士们觉得那东西远没有雁纸方便快捷、还得架设站点,但后来的技术进步还是叫以电话、电报为代表的新型通讯体系在绝大部分领域取代了这玩意儿。

    不过目前雁纸相比电话有一个优势保密性强,难以被监察。因而在类似特情局这样的谍报部门,这东西仍是探员们的标配之一。唯一的缺陷,就是使用条件受限、麻烦、沟通效率低了。

    他在笔架上取了一支毛笔、蘸墨。细心调用体内些微灵力,开始写“信”

    “应恺翔、蓝染:

    旅安。

    近况如何?想来二位新婚燕尔,该乐不思蜀了。但在旅行蜜月之余,也该不忘磨练业务水平、积极要求进步。猜二位该已至冰岛,因而为二位提供一个机会,既可赚些线人佣金,又可苦练自身本领……”

    他写到这里,这张“阳纸”旁边并排放着的一张“阴纸”上现出字迹来。很简单

    “大哥,到底要搞什么?”

    李清焰笑起来。就在阳纸上另起一行

    “帮我查个人。中文名叫邓弗里,可能是dumfries的音译。赫尔墨斯派修士,现在在北山修行班做教习。”

    略隔一会儿,阴纸上说

    “查到什么程度?”

    李清焰想了想,写

    “查到内裤的颜色。”

    阴纸上现出另一个人的字迹

    “焰哥你真变态。”

    这是蓝染的笔迹。李清焰一笑、不再回复。将两张纸收好,放进书桌下的抽屉里。用这种东西还有个不便之处如今的雁纸都属于公务用品,使用之后要回档,不能自己销毁。他叫两个线人去查友邦教习这事儿犯忌讳,但如果真查实了有什么问题也就无关痛痒了。

    下月才交档,在这之前不会有什么麻烦。

    他略松一口气,甩甩手、在屋子里踱了几步。又回到书桌前展开一张玉版宣,打算给方老头写应允过的“玄秘塔”。

    他的字和画在方主任的退休老干部圈子里挺有名。那些老干部包括时常在下午来这院子里活动的那些大多是从城防系统退下来的。而城防系统的老人又大多数出身于旧王朝时期的各地新军。

    他们这些人祖上都是旧王朝官宦家族,因而即便身为武人或许对书画没什么兴趣,也会因家庭环境耳濡目染、有一定的鉴赏力。

    到了这个年纪,人总是会怀旧的。然而旧王朝已经覆灭,他们所怀念的也大多数“青春”,而非那个万恶时代的别的东西。所以书与画这两样,算是目前可以合法合理地追忆、却不犯忌讳的了。

    方老头与他的关系逐渐缓和而至如今这种融洽状况,大部分都是他的字与画的功劳。

    玄秘塔碑贴一共1302个字,他写了一个小时,边写边细想这两三天的事。

    写完之后晾去一边,往窗外看一眼。十一点多,老头儿起身在办公室里转了一圈儿,不声不响地回家吃午饭去了。

    他就又挑了一张洒金纸,开始画松鹤图。老头子的确喜欢他的字和画,但还没真到为了要这两个东西去帮他托人情的地步。一来该是隐约猜得到他的身份,以为杨桃的事儿算公务。二来也是给他面子、瞧小姑娘无依无靠的挺可怜。

    李清焰倒没什么“欺骗了他”的内疚之情方主任猴儿精,自己不乐意,谁都别想骗他。

    松鹤图画到一半的时候,天上开始淅淅沥沥地落雨,于是街上的人一下子少了。虽说现在该已没什么问题,但大家也还是怕雨这几乎已经算是一种社会习惯了。战后初期的人们怕淋雨、怕有辐射,于是告诉孩子们。孩子们长大了心里仍旧有从前的记忆,下意识地又告诉他们的孩子。

    也许等到大片荒原从共和国的土地上完全消失的那一天,人们心中的某种恐惧也才会消失吧。

    李清焰正打算从窗外收回目光,忽然看到火红色的“光复”牌轿车停在小院门口。

    吕不休跳了出来。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