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武侠修真 -> 神灵狩猎计划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杨桃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什么。顶 点 小 说 X 23 U S.C OM也是在这时候她才意识到身边的李清焰不是人,而是妖族。如果不注意到他腕上的手环,她常常会忘记这个事实。因为尽管昨天他曾展现出可怕的力量,但那也叫她觉得他像是个人像修行者一样的人。

    他没有獠牙、尖角,样子比绝大多数人更英俊。气质温和眼神从容……一点都不像是荒原上的那些妖魔。

    如果是荒原上的那些妖族看到这种东西遇到这种事……她不敢想会是怎样的后果。

    但很快又想到进城时看到的那些走在路上同样与人无异的妖族。

    昨天李清焰对她说“狮子和羊在一起吃草”,她当时不大能理解。现在看到这句话虽然还是不能完全理解,可多少能够体会一点儿了。

    “往后会发现这种事挺常见的。”李清焰带她从这家铺子前面走过去杨桃看到店铺的名字是“老兵小笼包”。

    “其实也能理解吧。这家店是退伍老兵开的,一家子都参过战。你再看看,想吃哪家。”

    他脸上的神情依旧温和从容。

    杨桃只走了三四步就停在“老兵小笼包”隔壁的面馆门前。不知出于一种什么心理,她想要选离那家近一点的。

    “那就这家吧。”她负气似地说,“我们就在他家旁边坐着。”

    “可以。”李清焰笑起来。

    两人选了靠门边的桌子,只点了一碗面给杨桃吃。李清焰说自己最近在吃中成药调理身体,所以忌口,早上不能吃饭。

    杨桃不知道什么药得忌早饭,也不知道他一个用纽扣就就能打爆别人脑袋的妖魔需要调理什么身体。不过想了想觉得可能是自己起得太晚,李清焰已经吃过了。

    点的是鸡丝面。端上来之后有点烫,杨桃用筷子蘸了点汤尝尝很鲜。她就想先喝汤,可没勺子。一抬头的功夫,李清焰已经给她递过来了。

    她心里又泛起暖意。尽管还有好些疑虑,但眼前这个人这种无微不至的关怀温柔又霸道地将那些东西都挤开了。

    “主要想跟你说些修行基础的事。”李清焰一边说一边从上衣兜里摸出一块叠好的棉手帕搁在她那边桌面上,四边有圆圆的粉色波浪纹。

    “你们那边平时有修行课吗?上吗?”

    杨桃意识到这块帕子该是“赔”她的。李清焰在车上杀死青狼之后,讨了她的手帕擦手。

    ……他竟然真记得。

    “啊……”少女的心一时有些乱,“……有。但是不怎么上。老师都叫我们自由活动了。”

    “嗯。那也没什么,就是讲一些常识。我总结一下讲给你,你记住就可以了。”李清焰想了想,开口,“从最开始说起吧。”

    “据现在的研究推测,最开始无论人还是动物,身体里都没有我们现在叫做灵魂的东西。是因为澳门金沙网上娱乐官网上有‘祖魂’出现这个名字好理解。祖魂,祖始魂魄。”

    “祖魂存在于天地间,附到动物身上动物就有了灵智能像人一样思考,这就是开窍了,然后有一些神通。附在人身上,人也有了神通,能体悟天地灵气,就可以修行。”

    “祖魂出现的这个时间大概在五千多年以前。那时候人类已经有了文明。所以有祖魂的人又叫人祖开始体悟自身,慢慢摸索到了修行的法门。”

    “一些开窍的妖魔也得到修行的法门修出人身,也就成了妖祖。考试的时候这个是重点最初身体里有祖魂的人,叫人祖。身体里有祖魂又修出了人形的,叫妖祖。”

    “……考试?”杨桃愣了愣。

    “方主任会考你。”李清焰笑,“他那个人的习惯,经他手的人和事都得把把关。老头子是很有原则的。”

    “……嗯。”杨桃睁大眼睛,更认真地听。

    “那么最初的人祖们并不知道自己有了神通是因为祖魂这件事。他们认为这事儿是神灵的恩赐。于是人祖开始和普通人通婚。可一旦产下后代,身体里的祖魂随之分裂,有一部分就跑去后代的身上。于是这时候人祖就不是人祖了。人祖身体里住着的是祖魂的才是人祖。这可不是一个荣誉称号。”

    “嗯。”

    “那么这种通婚大概持续了一千多年。在这一千多年的时间里,这么多代人,身体里的灵魂就被代代稀释了。但同时在那时候身体里没有灵魂的就是无灵者已经很稀有了。”

    “所以这就是到现在,为什么有的人可以修行,有的人资质不行。这主要还是看你身体里的灵魂强度。在一定强度之上、够那个门槛儿,就可以。反之不成。”

    杨桃想了一会儿:“那么就是说会有一天……大家都不能修行了。”

    李清焰笑:“理论上如此。但别忘了最开始的人摸索出了修行的法门。修行,可以将天地灵气吸纳进身体,灵魂也随之变强。因为有些灵气的补充,所以不至于到那个地步。”

    “况且近些年的研究还表明说女性也包括妖族在孕期的时候会吸纳少量天地灵气,算是自发修行。这就保证诞下来的后代的灵魂也有可能会更强些。”

    “其实四千多年前的修行人在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就在想办法了。他们就在修士之间通婚,很少和凡人婚配了。”

    “近几十年修行宗派改制、有很多民间的孩子可以入门,情况才好一点。要在新社会之前的旧王朝时候、乃至更往前,六宗五派里的人几乎全是亲连着亲。”

    “所以说现在国家也在大力推行修行全民普及,就是为了你的那个担心人口一直增长下去,有一天没人能修行了。这个问题其实深说下去还有更多的矛盾,但方主任不会考你那么深,在这儿打住就行了。面凉了,吃吧。”

    杨桃的脑子里全是他的话。其实有些概念在农场的修行课时略微提过。可在那种地方老师没心思教教了也白教。城里能考进修行班的人都很少,别说农场这种地方了。学生们也没心思听还不如跑出去自由活动。他们是农场子弟,进城都很难,别说飞上枝头变凤凰了。

    如今忽然听了这么一堆,她一时间觉得有点儿发懵。倒是可以下意识地拿起筷子吃面。心不在焉地吃了两口想到一件事:“那妖族呢?还有你说人祖一开始有神通就是现在修行人那种吗?”

    “是也不是吧。”李清焰耐心地说,“人祖是生而有神通,用不着修行。现在学术界推测说那之后的五六代人也都是生而有神通。可再往后灵魂被稀释到一定程度,神通也就不显了。类似隐性基因吧。”

    “所以现在人得修行本质上不是凭空修出来神通,而是把原本就有的给激发出来。所以一派的功法能修出一派的神通。你是大小元山的、真武的,你就使飞剑。你是冲虚的、洞玄的,你符术最强。”

    “要么从前说修行人不能拜错了师傅么。因为从现代的遗传学角度来说,最初的人祖们神通都不同。有的擅长御物有的擅长控气。你的血脉里属于哪个人祖遗传下来的灵魂多一些,那修哪门功法效果就好一些。”

    “不过这些也是对那些天资奇高的人来讲。现代人灵魂都混得很杂,也无所谓了,都能修的。”

    李清焰又想想:“至于妖族么。其实就是依附人类修士的历史来发展的吧。最初人有社会、文明,人弄出了修行法。一些修士收了开窍的动物做宠物或者镇山兽、再传些法门,妖族也就慢慢有了。”

    “其实直到一战之前,在咱们这边人与妖族相处得还算好,是在凡尔登大屠杀以后关系才慢慢紧张起来。妖族寿命长。古时候的妖族动不动就六七百年寿命,所以修行时间久、灵魂稀释得慢。因此如今妖族还是天生有神通。算是人类早期的情况吧。”

    杨桃疑惑地皱起眉:“三四百年?我都没见过的啊……”

    李清焰笑笑:“如今的妖族没有这么长寿命了。也就一百五六十年吧和六级修士差不多。活得久的妖族现在很罕见,你们历史书也不会讲。要说这个事情就得说起二战中期的驱魔运动了。说这个犯忌讳,也没人会考你。但你以后想知道也会慢慢知道的。”

    杨桃听说过驱魔运动这事儿,是在近代史中一笔带过的:“在1958至1962年间,盟军阵营内部开展了“驱魔运动”。本意是消除内部威胁,但由此导致了太平洋战场的失利。”

    她就不再多问。这时候面完全凉了,她又吃几口。

    随后听见隔壁似乎吵起来了那家“妖族与狗不得入内”的小笼包铺子门口吵架人的声音有点耳熟。

    有那么一瞬间杨桃想是不是真有妖族往里边儿走,但里面的人不许。于是她转脸看。

    在转脸的一瞬间她瞧见李清焰的眼睛变得极锐利、极警惕。即便是在被青狼、黑寡妇、甚至鸳鸯姐追击的时候,都没看到过他露出这种眼神。

    她没来得及思考,脸转过去了。

    看到的是一个四五十岁模样的男人、并指如刀,正切进小笼包店摆在门口、用来蒸包子的煤气罐里!

    也是在这一瞬间她意识到刚才听见的争吵声为什么会觉得有点儿熟悉了就是他们来时路过的那栋老别墅院子里的声音!

    杨桃从前听说过人在遭遇极端危险状况的时候,有一瞬间事物会在视野中变得极慢。

    在这一刻她体验到这种感觉。

    她几乎可以看到从被徒手切开的煤气罐里泄露出的气体被明火点燃时绽出的美丽又致命的火焰甚至她的头脑还来不及想这究竟是什么、意味着什么。

    随后一两秒钟的事情她不记得了。

    再次恢复意识时,她的双耳嗡嗡作响,面前是黑暗而温暖的李清焰的双臂环住她的脑袋、紧紧夹住她的耳朵。她被他护在怀里了。

    整个澳门金沙网上娱乐官网似乎都有回声。她意识到李清焰在低头看自己,然而听不到他说什么两句话之后他转了身,灰尘与碎石从他肩上、背上簌簌落下。他背后的衬衫被撕裂一大片,身上有两条浅浅的白印。

    距煤气罐最近的五个人徒手切开气罐的、店主、三个顾客都不知道哪里去了。或许地上散落的血肉和肢体当中有属于他们的。

    更远处几个过路的行人被气浪冲飞在街道另一边,生死不知。而那边的店铺也被波及,七零八落。

    倒是他们两个在面馆临窗的一边吃饭,墙壁挡住了很多东西。

    李清焰放开少女转了身,看任何一个可能往这里走的人或妖族然而在爆点附近,只有他们两个还好好地站着了。

    实际上就在那人切开煤气罐之前,他忽然生出奇异直觉像是额前有一柄尖刀直插进脑子里。在那一瞬间他下意识地凝神去看杨桃的“运”,发现在意味着她与身边人或事的各种联系的那些“触手”中,忽然多了一条笔直而尖锐的自某处来,强行与她建立了联系!

    然而他环视更远处的那些人,没发觉任何一个的“运”有异常。

    这是一次针对杨桃的袭击。对方手段极高明,同样没在现场留下任何灵力的残余。李清焰意识到自己昨天在见到那枚陨石之后生出的不祥感并非错觉了。

    就在北山,想要杨桃命的人昨天就已经出手过一次了。

    究竟是什么人在他高调地宣布了对这个少女的保护之后仍以更加高调的方式出手?敢这么做的人不会查不到他的身份这个少女究竟有怎样的价值?

    他意识到自己之前犯了一个错。

    他以为将这女孩儿带来北山、庇护起来,想要杀死她的人或许总得暂且按捺以寻良机。那么他可以有些时间查一查杨桃身上有何秘密,再做出选择。

    但如今想要杀她的人不论是谁并不想给他面子。

    李清焰轻出一口气,在心里冷笑起来。

    好吧。终于又有一件刺激的事情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