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武侠修真 -> 神灵狩猎计划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共和国的寻常人可能没什么机会和宗道局、特情局这两个部门打交道。顶 点 小 说 X 23 U S.C OM但他是系统内的一员尽管仅是一个基层官员清楚这两个名字其实就意味着麻烦。如果想要对普通人解释他们是做什么的,最直白的说法就是:类似前朝的东厂和西厂。

    于是他明智地闭了嘴。其实还有些后悔不该牵扯进来的。

    那个李清焰或许的确是寻常人,但没想到和另一些大人物有牵连。如果他一早清楚,刚才一定叫李成把自己弄伤,而后可以躲着养病了。

    好在周公子也没想要自己帮什么忙。

    而周公子本人则想了想,往走廊深处走开十几步。林成虎只能跟在他身后。又想如果今天手底下的人没去荒原上巡逻就好了这样他可以示意他们也把自己叫开、远离麻烦。

    随后看到周公子从上衣内兜里摸出一部扁扁的手提式电话机俗称手机。

    林成虎第一次瞧见实物。

    周公子翻开手机的盖子,拨出一个号码,没有避讳他。

    略等一会儿。他脸上露出笑意:“郑总,最近忙什么呢?”

    然后他开始和手机那边的人寒暄。约说了几分钟的闲话之后,周公子才说:“……是啊。老同学们都好久不见了。前儿我听说林小曼调去欧洲做了,哈……嗯,李清焰我也记得。哪里哪里……”

    “……当初他们两个要是真在一块儿,林老爷子可就头疼了。”

    隔了一会儿。

    林成虎看到周公子脸色冷下来。但声音里倒还有些笑意:“是吗?我怎么不知道。”

    “哈哈……一定一定。到时候聚一聚,郑总做东。”

    又略说几句,周公子合上盖子将手机放回内兜。

    他沉默一会儿没有说话。林成虎能想得到他所听到的信息一定不算什么好消息该是证实了那个李清焰的说法。

    于是他更想让这件事尽快了结至少不要再在他这个检查站里继续了。他的这座小庙怎么受得了这样的妖风?

    林成虎压低声音,小心地问:“周公子如果不方便再露面……我去送他们走。”

    周公子冷冷一笑:“我还不至于怕林小曼到那种程度。宗道局欧洲站能管得了我什么屁事。”

    林成虎意识到这是这位贵人第一次说出并不那么文雅的词儿。

    “林老爷子更不会管。”他瞥了林成虎一眼,“他那样的人哪来功夫去管这种小事。退一步说,他该巴不得林小曼和那个人离得越远越好。不然怎么样?‘宗道局最年轻与妖族私交甚笃’?不是什么好听的事情。”

    没必要对自己说这么多的。林成虎心想,周公子……是说给他自己听的。

    但他只能在心里叹口气,说:“那么……继续扣下来?”

    “把那个女孩扣下来。”周公子阴沉着脸。

    “……可是那女孩应该没什么问题。”

    周公子冷笑:“只是不能让他高高兴兴地走出去。”

    林成虎又在心里低叹口气。不知道两人从前到底有什么过节以至于到了如今这种地步、这位公子还不肯放手就仅仅是为了“不能让他高高兴兴”。然而他没法儿再说什么了。

    两人重新走进门内。周公子脸色阴沉,林成虎的神情则大为缓和近乎客气了。

    “你可以走了。”林成虎对李清焰说,“刚才都是误会。但我们会进一步调查。”

    他看到李清焰果真如周公子所说,高兴地笑起来。他对周公子点点头:“谢谢老同学。”

    站起身拍拍少女的肩膀:“走吧。”

    “她得留下。”周公子看着李清焰,“她没有迁移证。身份值得怀疑。就是要对她进一步调查。”

    刚要起身的杨桃愣了愣,下意识地去看李清焰。于是后者似乎变得不那么高兴了。他慢慢坐下:“周公子,没必要吧。”

    周公子扯了扯嘴角:“我觉得有必要。”

    李清焰沉默一会儿,叹口气:“我们能不能单独谈谈。就像老同学那样,单独叙叙旧。”

    周公子笑了:“看来这个女孩儿的确对你挺重要。漂亮是漂亮,但农场姑娘,什么都不懂。你看上她哪一点?林小曼知道吗?”

    “……我和林小曼只是普通朋友。一直都是。”李清焰诚恳地说,“我们好好谈谈吧。”

    他身子微微前倾,双肩稍稍内缩。林成虎知道这意味着一个人感受到了不安,在下意识地想要保护自己。

    看到他这种诚恳而非强硬的姿态,林成虎在心里大大地松一口气。这意味着这一位该的确没“后台”。同周公子口中那位的交情应该也并不算特别深厚。于是他又后悔了早知如此,自己刚才当在周公子面前表现得更加强硬、热情一些。

    错过一个好机会。

    周公子也有同感。这意味着他之前说给自己的那些话是有道理的。无论林小曼还是林老爷子,都不可能为一个小姑娘替这个人出头。

    说到底他们同自己才是一个阶层的人。有些事情可以做,但做了不体面。不然传出去别人怎么说?林家人为一个妖族的少女情人干涉司法?他们这样的人懂得什么时候该爱惜羽毛。他自己就是这些人的一员。他懂得规则,所以可以利用规则。

    于是他想了想,笑起来:“好。我们单独谈谈。”

    他知道接下来或许会发生什么。李清焰会同自己诚恳地说一些话在他意识到他与林小曼的交情可以庇护自己却没法儿庇护那个女孩的时候。小曼的身份可以唬住一些人。譬如林成虎那种人。

    那种人没见过什么世面,但初尝权力的滋味。因此对于代表权力的人有一种盲目的敬畏感。以为拥有权力可以为所欲为,却不知道权力是要受到限制的。不是被什么法律、政策限制,而被另一些权力、关系网制衡。

    只有他这种阶层的人才了解这种制衡。由此更了解如何化解权力带来的威胁在这张网中,有时候可以以巧破力。

    可惜李清焰始终不懂得这一点七年前不懂,现在还是不懂。

    少女被林成虎带了出去,惴惴不安。好在还算顺从没有大喊大叫。

    门被关上。周公子笑着看李清焰:“要和我说什么?为当年的事道歉?可以试试。也许我会改主意。”

    但李清焰的身体舒展开,不复刚才那种小意模样。他叹口气,遗憾地摇摇头。

    仿佛此时他成了讯问者。

    “周立煌。”他微微皱眉,“为什么要给自己惹麻烦呢?”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