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武侠修真 -> 封神问道行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陆川出了王宫后,骑上马让它带着自己往国师府走,他则思考自己的事。顶 点 小 说 X 23 U S.C OM

    方才他之所以说了那么多,其实也是因为申公豹已对他传音,说帝辛知道阐教要保周的事情了。

    老实说,做了这将近一个的官儿以后,他才发现殷商的形势的确很不好。

    内忧外患的问题太多了。

    别看他刚才啵说的一大堆解决问题的方案,可做起来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

    御园中。

    “陆大夫的提策国师怎么看?”

    帝辛沉吟良久,忽然望向申公豹问道。

    “大王何必多此一问,他是贫道的徒弟,”

    申公豹道:“他的意思便是贫道的意思,就是不知道大王的意思。”

    帝辛抬手:“孤暂时还没有意思。”

    …

    与此同时。

    西岐,西伯侯府。

    姜子牙也进入西伯侯府中的大殿,和西伯侯姬昌两人分主宾坐下。

    “主公,时机到了。”

    姜子牙目光闪动,从袖中取出一卷奏札呈了上去。

    “这是?”

    姬昌接过打开一看,诧异道:“崇侯虎?丞相的意思是……”

    姜子牙目光深邃,缓缓道:“兵伐崇城!”

    “嗯?”

    姬昌大吃一惊,不过很快冷静下来,道:“丞相所言必有深意,不知可否为本侯解惑?”

    “主公,我西岐经过这几年发展,已有三十万兵马,兵精粮足,此番兵伐崇城正好练兵。”

    姜子牙说道:“另外,这崇侯虎还是纣王的亲信,唯纣王之命是从,现在不除,日后也是麻烦。

    若现在除之,一来正好剪除殷商一翼,二来,从此以后,殷商四方皆敌。”

    三言两语之间姜子牙便将这利弊陈述的十分清楚。

    姬昌听完沉吟不语。

    良久,姬昌才道:“只是那崇侯虎也是四大诸侯之一,论实力并不在我西岐之下,我们……”

    他心动了。

    “无妨,臣接到来报,崇侯虎已经在朝歌待了数月,崇城已无首。”

    姜子牙笑道:“崇城既无良臣,更无猛将,又如何挡我西岐大军?”

    顿了顿,姜子牙露出一抹微笑道“再说了,主公不是与崇黑虎交好,当年更是救过崇黑虎一命吗?”

    “崇黑虎?!”

    姬昌目中灵光一闪,缓缓点了点头,又道:“师出何名?”

    “乱臣贼子,把持朝政,结党营私,压榨万民,残虐百姓……”

    姜子牙道:“这等大奸大恶之徒,何愁师出无名?”

    姬昌缓缓点头。

    “那出兵的一切事宜就有劳丞相了。”

    姜子牙跪下来,道:“臣,义不容辞。”

    三日后。

    西岐点起十万大军,姬昌起驾亲征。

    …

    朝歌。

    在陆川向帝辛提出建议后,过了一日,闻太师也列出十策进谏。

    “比我列的还多?”

    陆川看了申公豹从宫中带来的奏札。

    只见闻太师的十策,除了罪己诏的那条没有外,比他多了拆鹿台、废妲己等几条。

    “连闻太师都不提罪己诏……”

    陆川叹息一声:“看来那条是没有希望了,至于鹿台那条也是别想了。”

    帝辛终究是人王。

    他代表人族,颜面也是整个人族的颜面,让他发罪己诏的确是为难他了。

    “还有妖后!”

    申公豹淡淡的说道:“大王早就已经知道她不是人了。”

    陆川听完呆了呆。

    早就知道?

    那么这喜欢抱着狐狸睡觉是什么爱好,你抱只萨摩耶也比狐狸好嘛!

    “很吃惊?”

    看到徒弟的样子申公豹嘿嘿笑道。

    陆川一脸古怪的点点头。

    申公豹笑道:“那你听说过大禹和王后涂山氏的传说吗?”

    陆川怔了怔。

    忽然摇头苦笑起来:“又是狐狸!”

    是的,又是狐狸。

    他在东海藏书中曾看到一则事,讲的是最后一位人王大禹。

    据说大禹三十而未婚娶,有天经过涂山时想到自己岁数大了不娶,有悖于当时的礼法。

    于是他向上天说若同意他娶妻,必然自己到来。

    话刚说完不久,一只冒失的九尾白狐就不知怎么出现在了他面前。

    此九尾白狐乃涂山狐族族长之女,名女娇,于是这样他们就成亲了。

    可是成亲四天后,大禹就出门去治理人间的水患了。

    后来他们的儿子夏启就出生,大禹三过家门而不入就是发生在这个时候。

    因为大禹忙着治水,妻子十分想念他,日夜向他治水的方向远眺,日思暮想,最后变成了望夫石。

    “看来你也听说过!”申公豹笑道。

    陆川思索道:“如此说来,那个夏启乃是一个半妖了?”

    “看我干什么?为师又不认识他。”

    申公豹道,“所以这次啊,你也别觉得吃惊,不就是娶一只狐狸精么!”

    “不,我现在想的是我和太师的提议,大王会采纳几条。”

    陆川幽幽道。

    中午。

    “国师,国师,大喜事,大喜事啊,陆大夫何在?”

    比干与一个差官一起进门,差官身后还跟着一个捧着托盘的卫士。

    “何喜之有?”

    申公豹有些纳闷儿的看着比干和差官,很显然,两人并不是一路子。

    至于陆川,中午的时候找他爹一起吃饭去了。

    “国师,陆大夫进谏有功,大王提拔他官拜中大夫。”

    那差官笑着道:“陆大夫去哪里了,你快叫他来接王旨。”

    “中大夫?”

    申公豹听完笑了起来,马上派人从陆川的南院找来接了王旨,领了中大夫的玉带官印。

    待送走差官,申公豹这才问笑着比干道:“相爷,现在说吧,你的喜在何处?”

    陆川也在旁边看着比干。

    若他没有猜错的话,比干带来的消息应该和他与闻太师的进谏有关。

    另外看比干如此兴高采烈的样子,应该是纣王采纳了一些。

    “说来这次还要多亏太师和陆大夫的进谏。”

    比干激动道:“大王已经派人除了炮烙,填了虿盆,去了酒池肉林,并打开粮仓救济百姓,费仲尤浑也被关入大牢,并向东南两方派去了议和使臣。”

    “费仲尤浑被关了?”

    陆川心中一动,那两个奸臣贪婪成性,家产不用想都知道富得流油。

    只要抄了他们俩的家,估计这国库都快塞满了。

    “最可惜的是这次没能废了那妖后。”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