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小说 -> 从超神学院开始征服万界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楚墨四人所乘坐的木船,顷刻间剧烈翻动起来,隐隐有倾倒的趋势。顶 点 小 说 X 23 U S.C OM

    “嗡~”

    六道脉门持续环绕楚墨周身,楚墨脸色微微一变,脚步猛地往船板上一踏。土系脉术施展出来,不动如山!本来还剧烈摇晃的船只,下一刻立马稳定下来。

    大山般的重量,又岂是一湖之水能够撼动的!

    “这是水行渊,此物阴邪异常,非我辈可除。”看到整个湖面的湖水,都被湖底的妖物操控,蓝曦臣也认出了这妖物的具体身份,大声警戒道。

    “楚公子,江公子,魏公子,我看我们只能先行离开了,然后派人封锁湖面。等叔父他们外出归来,再想办法。”

    蓝曦臣询问道。

    江澄和魏无羡对视了一眼,没有异议。毕竟现在看起来,这是最好的办法了。

    水行渊的出现条件极其苛刻,但一旦形成,却堪比绝世大妖!

    “姐夫,我们先撤吧。”魏无羡开口问道,同时也不忘不断挥舞手中的仙剑,阻挡攻来的水柱。

    “再等等,我试一试,阿羡,阿澄,你们和蓝氏两位公子先御剑去安全的位置。”楚墨摇了摇头,六道脉门再次一震,水系脉门,御水术!

    “砰!砰!砰!”

    本来就风起云涌的湖面,瞬间更为夸张,仿佛有两股相反的力道,在控制这湖水。

    湖面的中央,竟然渐渐的行程了两个旋涡。

    “咔擦~”

    蓝曦臣两人乘坐的木船,终究承受不住,这两股逆流的碰撞,船板开始开裂,几个呼吸间,就被漩涡绞成了木屑。蓝曦臣和蓝忘机二人,只能御剑升空。

    “魏公子,江公子。楚公子修为高深,说不定真有办法,你我四人还是不要打扰他比较好。我相信即使除不了水行渊,楚公子也有办法脱身的。”

    蓝曦臣在半空中提醒道。望向楚墨的目光,也多了几分尊敬,能与水行渊独自当面斗法,修为高深已经远超他了。

    “好吧,那……姐夫你小心点。魏婴,我们走。”江澄点了点头,还是第一次叫楚墨姐夫。两人驾驭仙剑,直接升到了半空。

    “好了,就剩我们两个,你打算怎么玩。”

    区区水行渊,楚墨倒是不放在心上。但楚墨想要给魏无羡一个启发,好好利用这满湖怨气。

    “嘶~这!”

    之前在船上,魏无羡和江澄两人,看的还不太清楚。视线所及,也只是木船周围。等升到半空,他们二人才发现楚墨和水行渊的斗法,有多夸张。

    整个碧灵湖都在变化!

    “好大的怨气。”魏无羡呢喃道。他用灵力开眼,便能发现整个湖面上,都散发着一丝丝黑色的烟雾,这些都是怨气。

    “按理来说,想要消除水行渊,得先将其封印,驱散怨气,再将河道在烈日之下暴晒三年,才能将其消除。”蓝曦臣皱了皱眉,缓缓说道,“楚公子与水行渊看似斗法斗的旗鼓相当,但想要消除水行渊,看样子还是有几分困难的。”

    “暴晒三年,其实不就是怨气难消,要借助太阳,要是把这些怨气炼化,水行渊不就……”魏无羡的话刚刚出口,江澄一巴掌就拍在了他的头上。

    “抄了这么多书白抄了,什么话都敢乱说了。”江澄瞪了魏无羡一眼,暗示蓝氏的两位还在。

    这种话要是传出去,魏无羡很有可能被当成异类的。

    蓝曦臣倒是大方的多,微微一笑,缓解道:“魏公子除妖心切,可以理解,但炼化怨气,的确不是正道所谓。眼下,也只能看楚公子的了。”

    水面之上,再次有了新的变化。

    水行渊控制水流,竟然形成了一道巨大龙卷,通天彻地。楚墨所乘坐的木船,虽然依旧稳如泰山,但船下的激流倒是越发凶猛。

    “想不到你还有点脑子,。”楚墨轻笑了一声,他并没有认真和水行渊动手,太早解决了水行渊,对于他来说,并不是好事。

    但没想到水行渊,竟然还有灵智。水行渊此举,楚墨就不得不放弃御水了,不然这两股相反的逆流,足以撕碎他身下的木船。

    “嗖!嗖!嗖!”

    水龙卷之中,猛然射出上百根黑色的丝线,如同触手一般,从四面八方朝着楚墨射来。

    “轰!”

    楚墨并没有躲闪,上百根黑色丝线,直接绑住了他的双臂与双腿。嘴角带笑,不解的望着那道通天的水龙卷,水行渊的本体,应该就在其内。

    “抓住我,你又能如何?”

    “不好!”蓝曦臣突然大喊了一声。

    “怎么了。”魏无羡不解的问道。

    “楚公子,并无佩剑,既然无法御剑,若无脚下的木船支撑,岂不……”蓝曦臣语气一顿,眉头皱了起来,“眼下的情况不如乐观,希望楚公子,有所防备。”

    “你的目的就是这个。”楚墨嘴角一笑,脚下的木船剧烈的颤抖起来,楚墨能感受到有一股恐怖的水流,在袭击船身。如果没有他用土系脉术加持,恐怕木船早就灰飞烟灭了。

    “轰!”

    一道水柱突然从船底冲出,将楚墨所乘坐的木船,拦腰截断。楚墨一跃而起,绑住楚墨四肢的黑色触手,陡然一紧,开始向着水龙卷中硬拉。

    “嗤~”

    黑色的触手上,冒起了缕缕青烟。下一刻,上百根丝线般的触手,同时绷断,掉落在了湖水中。先是一点火光,再然后恐怖的金色火焰,陡然升起。

    包裹在楚墨全身,楚墨漂浮在半空之中,成为了火焰的化身。

    “那好,随便也让你尝尝,上古灭妖神火,纯质阳炎的滋味。”楚墨指尖轻点,一个如同岩浆般的火球迅速出现,而且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大。

    随着楚墨的手指一挥,指向那道水龙卷,巨大的火球如同流星一般,坠落而下!

    “轰!!!”

    刚才还气势汹汹的水行渊,立刻怂了,全力防守起来。一道水龙卷,立刻化作了三道。三道十几米粗,百米的高水龙卷,齐齐抵向那巨大火球。

    两者相碰,产生的水蒸气与爆炸,震天动地。

    “兄长,楚公子所施展神火,为什么古籍中,从未提及过。”蓝忘机神情微动,他能够感受到纯质阳炎中至阳的气息,的确不愧灭妖神火。

    蓝曦臣摇了摇头。

    “魏公子和江公子,曾经提及过,楚公子来自隐世家族。恐怕也是上古时期的大族,这神火应是家传绝学。”

    楚墨伸手一挥,顷刻间又是接连三道火球飞出。水行渊刚刚勉强挡住一道,根本没有反应,三道火球同时轰中湖面。隐约间,传出的凄厉叫声,让人不寒而栗。

    “水行渊无形,怨气所惧,能杀却不能灭。”

    楚墨佯装叹气,说话的声音,不大不小,传入了魏无羡几人的耳中。他已经发现水行渊逃跑了,但事实上,他要是想杀,也有办法。

    不过的确很麻烦,毕竟碧灵湖面积宽广,再加上这水行渊怨气极重。他要想成功消除,得一一排除水域,最后还得用纯质阳炎将所有怨气烧尽。

    “楚公子,不必自责,水行渊本就极难祛除,不过公子今日已经将其重伤,短时日已经无法在祸害百姓了。”蓝曦臣,以外楚墨是在自责,连忙拱手说道。

    楚墨望了一眼魏无羡,见他神情黯淡,估计已经在思考怨气的事了,既然目的达到,他也不着急了。找个机会,诱导两句,恐怕魏无羡就全盘托出了。

    “蓝公子,客气了,但这水行渊一日不除,真是让人寝食难安。”楚墨也做出了一副忧国忧民的样子。

    “楚公子,忘机有一事请教。”一直在旁不说话的蓝忘机,却是突然开口问道,还彬彬有礼的抱了抱拳,“忘机,所问,可能有失尊重,楚公子若是介意,可以不答。”

    “请问。”楚墨也好奇,对方想问什么。

    “楚公子刚才所用之火,忘机为何闻所未闻,见所未见。但观刚才神火威力,与其至阳之气,天下万妖,恐怕都要视为克星。”

    蓝忘机很有礼貌的问道。

    听到蓝忘机的问题,江澄和蓝曦臣的目光也望了过来,包括刚才还一脸苦恼的魏无羡。没办法,刚才楚墨施展神火的样子,实在太强了,他们不得不震惊。

    楚墨微微一笑,这也是他的目的之一,借助这场和水行渊的大战。借助姑苏蓝氏,云梦江氏,把灭妖神火的名头的传播出去,把他楚墨的身份传出去。

    魔道他要修,好人也得装。不然以仙门百家的性子,修完魔道还不处处给他找不痛快。

    等灭妖神火的名头出去,谁又能想到,身有纯质阳炎这种至阳之火的他,竟然在修鬼道呢?

    “我所用之火,是我楚家本命温养之火,是我楚家千年血脉延续而来,名为纯质阳炎。”楚墨解释道,“无我楚家血脉,就算有此火修炼功法,也无法炼成此火。”

    “忘机,受教了。”

    蓝忘机点了点头,抱拳回道。

    “大家休息一夜,明日一早,我便通知姑苏,再派几名弟子与我等封印碧灵湖,等叔父回来,再想办法解决这水行渊的隐患。”

    蓝曦臣缓缓说道,众人也是点头应是。

    水溪镇,就是在碧灵湖边的小镇,众人又重新租了几艘小船。一直到深夜,蓝曦臣,江澄,蓝忘机等人都睡去以后。

    楚墨才缓缓出了船屋,看着在船头发愣的魏无羡走了过去。

    “在想什么,和姐夫说说看?”楚墨开口问道,坐到了魏无羡的身边。

    “姐夫,你这么厉害,真没办法解决这水行渊吗?”魏无羡缓缓问道,“蓝曦臣所说的解决之法,必定要将抽干碧灵湖的河水,而且要暴晒河道三年。这水溪镇的百姓,大多都靠打渔为生……”

    “这水行渊除或不除,都是在害他们啊。”

    有办法也不能承认啊。楚墨心中腹诽了一句,也是遗憾的摇了摇头,手掌一翻,掌心中多出了两瓶青花瓷装着的美酒。将一瓶丢给了魏无羡。

    “好啊,姐夫,你竟然还藏酒,上一次问你,你还说你没了。”

    魏无羡接过酒瓶,只是打开盖子轻轻一闻,满脸的忧愁就下去一半,“又是女儿红,这可是好酒啊。”

    “是没了,这是最后两瓶。”

    楚墨撒谎,根本不需要打草稿。虽然他的系统背包中,这种酒足够装满一个仓库。

    魏无羡仰头饮了口酒,不知道是不是假借醉意壮胆,还是鬼使神差,突然来了句:“姐夫,如果我说,我有办法祛除水行渊,你信吗?”

    楚墨微微一怔,声色变得温和起来,道:“我信,这种事情,你绝不会开玩笑。”

    “但这办法……”魏无羡犹豫了一下,“就连我自己都不知道靠谱不靠谱。”

    “你什么时候这么婆婆妈妈的了,只是一个办法而已,又没有让你去做。”楚墨适时的推波助澜。

    “如果炼化怨气,使怨气为自己所用,那水行渊这种以怨气产生的妖物,自然不驱而散。只不过,这怨气入体,到底能不能为自己所用,或者说……”

    魏无羡话音一顿,他发现自己刚才的话,真的有点大逆不道。偷偷的望了一眼楚墨的神色,发现对方没什么变化,才暗暗松了口气。

    “怎么不说了?”楚墨缓缓问道。

    “姐夫,你不觉得有违正道吗?”魏无羡试探性问道。

    “有点,哪有怎么样,所修非常道,但行正义事。正道,又不是修了正道就是正道,是做了才是。”楚墨忽悠人的本领,还是极其高深的,“阿羡,你的主意不错,但是风险也不小,你不能去尝试。”

    “姐夫,你不会……”魏无羡嘴巴一张,想到了一种可能。

    “嗯,我有纯质阳炎,如果体内怨气暴动作祟,能够第一时间用神火护体,驱散怨气。”楚墨点了点头,这理由说的,他自己都觉得无可挑剔。

    “对啊,姐夫。我这就把我这几日的想法,一一说给你听。”魏无羡激动的站了起来,迫不及待的说道。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