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历史军事 -> 覆汉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俗语有云,军情如火。顶 点 小 说 X 23 U S.C OM

    然而,在天子与中枢迅速选出将领,并定下出兵方略以后,整个四月份的上旬与中旬,几路汉军却巍然不动,反而任由黄巾军肆意做大不止。

    这当然不是一众大汉忠良故意拖延,恰恰相反,各路持节诸将也都算是求战心切,忙碌不停……只不过,没有兵又怎么出击呢?

    要知道,依照汉家制度,即便是闻名天下的洛阳北军五校,加上什么羽林、虎贲,也不过区区一万多人而已。不过,这个一万多人乃是按照军官制度设计的,一旦有事,立即可以动员首都周边的预备役,也就是三河之地(河东、河内、河南尹)的骑士、材官,然后迅速形成一支规模巨大的汉军主力部队。

    两者加一块,专门有个说法,叫做三河五校,也是后汉一朝的禁军部队所在。

    那么换言之,无论有多着急,几路主帅都最起码得等到三地预备役动员起来后才能勉强动身,这是一个谁都无可奈何的硬性流程!比如说公孙这一路就得等到河内这边的预备役集合起来,然后可能还要再等一等分派给他的并州援军到来才能出兵。

    那么,屯驻在洛阳周边的四路持节主帅这些日子又在做什么呢?

    答案很简单,四个人都在不停的给洛阳公车署那边写公文,至于公文的内容,无外乎便是要钱、要粮、要军械、要物资、要战马、要人!

    比如朱,第一时间便举荐了自己的扬州小老乡,兼当日江南平叛的小战友孙坚孙文台,表其为佐军司马,并让其立即在徐杨一带募兵,然后战场汇集。

    再比如皇甫嵩,第一时间就举荐自己的凉州小老乡,公孙的小师弟傅燮傅南容,让他做了护军司马,并要求他就地在北地郡募兵,然后带人过来。

    有意思的是,宗正刘焉居然向卢子干举荐了自己的属吏吕布,前者声称后者文武兼得,更知晓河北地理,可堪一用……卢植当即取为护军司马。

    对此,公孙自然没有落后于人。

    他先是请调身为北军校尉的徐荣到麾下为副将;然后人家董昭辛辛苦苦花了三年从县长做到县令,也不问人家乐不乐意,就被他一封推荐公文送到公车署,变成了护军司马;县尉褚燕则是被他直接征调,然后举荐为了曲军侯;驻扎雁门的程普、高顺、成廉等旧部,被他一封公文整个调了过来;涿郡那里就更不用说了,不提公孙越、关羽、牵招、刘备、杨开、魏越,就连吕范和王修都被他一股脑的召了过来,然后假军侯变真军侯,假司马变真司马。

    不过这里面有一人倒值得一提,那便是很早便追随公孙,一直在洛阳这里辛苦守侯氏义舍的贾超。人家没有功劳也有数年苦劳,故此公孙也有意抬举他,准备借机给他个官身,谁知他却主动请了一封荐书,去了卢植麾下……公孙这才想起人家还有个相依为命的哥哥在钜鹿呢,倒也没什么好说的,大笔一挥便送了过去。

    总之吧,公孙绞尽脑汁,有官身的走公车署,让中枢去调人,没官身的自己写信举荐征调,按照如今的局势和这年头的风俗,中枢也没有什么理由不去加印任命。

    而如此大的动作,倒不是说公孙要如何如何……实际上,和朱任用了一堆扬州人,皇甫嵩任命了一堆凉州人一样,这就是这年头的风俗,就是在光明正大的施恩、笼络于自己的旧部、乡党,而被举荐之人也纷纷响应不及!

    毕竟,军功实在是这年头出身不好之人迅速蹿升地位的主流通途,有些看不见摸不着的隐性鸿沟基本上只能靠这种硬功劳越过去。

    譬如公孙之前的封侯,再譬如徐荣的两千石校尉,都是如此来的。而公孙瓒之前扔下千石县令,不惜拉下脸死活跟着自己族弟来河内,也是出于这个缘故……这厮想要急切越过千石到两千石的鸿沟,有军功会省下很多功夫。

    所以说,这里面的大部分人应该都会感激公孙此番举动的。

    之所以说大部分人,乃是因为其中有一个董昭董公仁……公孙实在摸不清此人心思,他到底是想求功名利禄,还是想明哲保身?

    但总归是可以试一下的。

    当然了,跟其他几位相比,公孙此番举动一开始的时候多少有一些格外的小心思。譬如,他也想看一看到目前为止他到底有多少军事力量可以调度,又积攒了多少班底,然后战斗力又如何……

    但这个怎么说呢?早在上来索求徐荣不成反而来了一个骑都尉曹孟德以后,公孙便瞬间醒悟过来,自己之前的这种小心思有多么可笑。须知道,此时他公孙能调度这么多人,靠的全是汉室权威,靠的全是汉室体制……跟他本人的威德有个屁的关系?!

    否则,曹孟德、公孙伯圭、刘玄德俱在他麾下,便是孙坚,他公孙都不是不能通过何进耍个小手段,把朱那里讨要过来……然而这又有什么用?难道可以立即代汉自立了?

    不过,想通了这一点后,公孙倒是忽然开窍,居然主动通过人家何遂高将公孙瓒与邹靖送到了卢植那里……不是想刻意坑自己的这位大兄,真心不是,他只是想让自己的心腹们直接拿捏住这三千幽燕铁骑而已!

    实际上,公孙伯圭去卢植那里的时候还挺高兴,因为到那边他是独掌一军的别部司马。当时,因为公孙越刚刚从涿郡赶到孟津,三人便又唤来洛阳那边公孙范,四兄弟难得相聚,还一起私下喝了一顿酒为公孙瓒饯行。

    当时,公孙伯圭难得豪气毕露,号称要三年间学公孙配紫戴青,并勉励其他两个弟弟赶紧跟上,不要负了公孙氏的名头……弄的这俩人颇为忐忑,也弄的公孙颇不好意思,只能连连相劝,一醉方休!

    当然了,这种好日子很快就过去了。

    到了四月下旬,程普、高顺、成廉等人,以及他们从雁门、太原招募、集合的两千骑兵尚未赶到,朝廷便忍耐不住了,居然就让只有六七千骑兵的公孙即刻动身,沿着黄河速速扫荡东郡黄巾。

    原来,就在这区区二十天内,东郡的卜已便已经向北打通了清河,与张角、张梁连成一片,然后还再度南下,试图连接波才、彭脱的颍川黄巾,如今连破十余城,惹得济阴、山阳、陈留三郡一起告急了!

    只能说,这位在历史上本就被公认为南面三路黄巾主力之一的卜大帅,绝对是有些架势的。

    于是乎,公孙也不再犹豫,即刻就在孟津仓促誓师,准备沿大河东征。

    同时,提前出征的还有朱那一路,彼处也不过一万余人,编练都还没齐备呢,也要迎战颍川黄巾……后者已经攻破阳翟,叩问辕关了。

    局势危殆,没人有资格再等了。

    “将军,”黄河边上的军营中,向来嬉皮笑脸的骑都尉曹操这次倒是难得严肃起来。“牺牲已经备好,正要请你主持祭祀。”

    数千将士在军营中列队,还有不下这个数量的战马、牲畜、车辆候在一旁,南风烈烈,气氛肃穆,倒也遮盖住了几分仓促之感……按照规矩,这时候该杀牺牲流血抹旗,以做誓师的。

    然而高台下,公孙扶着腰中断刃,看着眼前高台旁被捆缚好的牛羊,又看着高台上依次立着的汉字大旗、五官中郎将公孙字样的将骑、自己私人的白马旗,还有天子所赐的节杖,倒是一时失笑,驻足不前。

    “将军何故发笑啊?”骑都尉也是两千石,但曹操此时面对着持节的公孙也无可奈何,差了一根节杖,二人在军中的身份其实非常分明。

    “孟德兄喊我什么?”公孙似笑非笑,似乎根本不在意眼前的祭祀。

    “将军啊!”曹操愈发紧张不已,他也是个从军的初哥好不好?

    “未曾想孟德兄有一日会居于我之下,”公孙愈发笑道。“不妨多喊几声,不然打完仗便听不到了。”

    曹操当即无言,甚至还有些羞愤……这正祭祀呢,还这么多人看着呢!

    “将军莫要开玩笑。”好不容易压下这股心思,曹孟德也只能如此勉力言道。“数千将士翘首以待呢!”

    公孙愈发大笑不止:“那便不开玩笑……可孟德兄,区区牛羊牺牲,焉能壮我军威啊?”

    曹操是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但此时也只能硬着头皮当众询问:“请将军明示!需要何物,我等立刻去办!”

    公孙摆摆手,直接按刀到来到台上,然后环视四周。

    目视所及,有刚刚来孟津不过两三日却精神抖擞的关羽,有面色沉稳的公孙越、牵招、杨开,有紧张不已的刘备、褚燕、张飞,也有跃跃欲试的韩当、魏越,又有面无表情的矮胖子董昭,还有双目炯炯立在曹操侧后的夏侯,当然还有一群洛中北军出身的贵族子弟。

    公孙心中暗暗感叹,不管以后如何,此时此刻,这些人中的大部分人应该都是一个心思大丈夫生于世间,按剑而起,于上平叛报国,于下安抚百姓,与己建功立业,如此而已。

    看了半晌,最后,公孙将目光落在了自己的心腹吕范、娄圭、王修等人身上片刻,这才忽然扬声开口:“诸位,我等奉命出东郡,然而贼已连破二十余城,罗众数万,我军六千疾趋,当以何胜啊?!”

    这话问的很没道理,因为虽然局势很危殆,消息传得很开,有心人都知道绝世如何,可明晃晃的把敌人的强大和己方的弱小当众说出来,某种意义上来说,已经可以称之为动摇军心了。

    然而,不等下面的军士反应过来,便有一人当先出列昂然作答:“回禀中郎将,当上下一心,不离不弃,以六千骑为一人,如臂使指,方可应对。”

    众将校看过去,果然是公孙的头号心腹,此次一来便被拜为裨将(副将)的吕范。

    “既如此,”公孙叹气道。“不如暂缓牺牲祭祀,先杀一马歃血盟誓如何?”

    众将校面面相觑,其中曹操被逼无奈,只能上前相询:“敢问将军,此番盟何誓?”

    “无他。”公孙立在台上,昂然应道。“我意此番出征,无论出身贵贱,官职高低,当不离不弃,不使一人落于敌阵而不救,不使一人骸骨落异乡无所奉,违者……天谴之!尔等以为如何?”

    曹操一时语塞,四面的军士闻言不由大喜过望,而周边的军官们却有些异议。尤其是本就在洛阳久居的北军军官,和涿郡而来的军官,基本上立场相对。

    而稍倾片刻,居然有一名北军出身的军司马拱手行礼而出:“将军,若是有别部被围,相约而救自然合理,可若是一无阶骑士落于敌阵也要想救,岂不是因小失大?大军六千余,甚至于近七千人,天谴之言当慎之……”

    “大军出征,出此无端之言,乱我军心!”眼看着一群北军子弟要纷纷附和,公孙不等此人说完,便忽然干脆打断。“请节杖……斩!”

    众人猛地听到一个斩字,还茫然不醒,就见到数名中郎将的亲兵义从径直将这名军司马从行列中拖拽出来,然后不等众人反应过来,便直接有人抽刀将其一刀枭首……血溅三尺,这时满营俱惊!

    台下军士自然是骇的半晌没反应过来,而台边诸多军官,尤其是北军出身的军官反应过来后却更是心惊肉跳……一来是生怕公孙是在恶意找北军出身的军官立威;二来却又更担心对方只是纯粹发怒不满。

    便是曹孟德,也是一时手脚冰凉,不知所言,更遑论来送行的河内太守等不相干之人了。

    “这便是我为何要盟誓的缘故了。”公孙环顾四周,再无人敢轻易出声反驳。“军中仓促,或自北军而出,或自幽燕而来,或于河内征召……来源斑驳,互不心服,且仓促成军。或有人依仗出身鄙视他人;或有人初次从军不知生死之重;如今,更诱人连我这个持节主将当众所令之事都不在乎……那若不能歃血盟誓,以作约束,此行怕是真的要一败涂地了!诸位,如这等宵小若不严加处置,几日后上了战场轻易死了不要紧,要是误了朝廷大计,牵累军中袍泽,又该如何?!”

    曹操听得此言,已然有几分佩服,便赶紧率众拱手称是,以作呼应……一时间,倒是无人再理会这地上之人了。

    “将军。”有人忽然又建议道。“既如此,是否要借此獠之血行盟誓?或是以此人为牺牲涂抹旗帜立威?”

    “不觉得恶心吗?”公孙在台上冷笑一声。“此等卑劣小人之血,含在嘴里不怕得病吗?若是抹在旗帜上……我却怕他污了我的将旗!孟德,将此人悬首于辕门之上,然后杀马,盟誓!云长,你来接任此人别部司马一职,兼领其军。”

    曹操赶紧接令而出,领人挂首级回来之后,便看到有人从周边牵出一匹骢马来,他来不及多想,便在木槽之前亲自动手,一刀两断。

    血流满槽,又有人早有准备,依次分出来兑上酒水,满营军官将士人人取用分抹嘴唇,然后纷纷慷慨立誓不弃,再无一人出挑……倒是隐隐有巍然一体的感觉了。

    汉光和七年四月廿二日,五官中郎将公孙以骑都尉曹操为副,以假别部司马关羽为前锋,以公孙越为佐军司马行戎律事,以吕范为裨将,以王修为粮草官,以韩当为主骑,领刘备、牵招、张飞、魏越、杨开、夏侯凡诸将,都督六千五百骑兵出河内,征伐卜已。

    临行盟誓,不许弃一人落于敌阵,不许遗一骨落于他乡。

    我是做梦了的分割线

    “桓典,后汉灵帝朝拜侍御史,常乘骢马,人呼为‘骢马御史’。是时宦官秉权,典执政不避,京师畏惮,为之语曰:‘行行且止,避骢马御史!’黄巾起,逢太祖将兵出河内,将杀马盟誓。典奉使督军,在侧,以军马将战,献己骢马,曹操刃之。”《世说新语》.品藻篇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